我的奶奶

文/诗丽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皆是断肠人。又是一年芳草绿,青山如黛,杨柳低垂,我在群山之间将您找寻。

时光匆匆,转瞬您离开我已经二十三年了,可是那些往事仿佛发生在昨天。

记忆中的您个子瘦小,剪着齐耳短发,慈祥的脸,充满笑意的大眼睛。我从来没看到过您发脾气,哪怕年少的我,有时候特别嚣张任性,蛮不讲理,您也从未斥责过我。您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,不管是孙子还是外孙都在您的庇护下健康成长,不管在怎样的境遇里您总是保持乐观开朗,虽然您不认识字,但您充满了睿智,为人处世,待人接物有口皆碑。

记得有年三月三,您去赶庙会,来去四十多里路,我不知道裹过小脚的您,是怎样一步步蹒跚走过来的。我只知道您什么都没给自己买,却给我买了束杜鹃花。三十多年过去了,我依然还记得那束灿烂的杜鹃花,它就像一束光,照亮了我整个青春岁月。即使是现在,每当我看到杜鹃在风中摇曳,我就会想起您,想起您对我深深的爱。

我家在村子门口的田埂上,种了一棵很大的栀子花,花开时节,一树花开,煞是壮观。栀子花开的季节,我每天一睁开眼,家里芳香四溢。您说沾着露水摘花最好,所以天微亮您就早早起床,提着篮子去摘花,摘回来后,您在小瓷碗倒上清水,放上几朵含苞欲放的栀子花,满屋飘香。您还会选出最好的两朵为我扎辫。我记得那棵栀子花树,当时有三十多年的树龄,老高老高的,要爬到树上才能摘到花,我不知道那时候已经年迈的您,是怎样爬上去摘花的。

因为有您,我的童年没有和其他小伙伴一样,在课余时间放牛割草,烧火做饭,除了偶尔看看书,我是悠闲的,无所事事的。您是一把大伞,为我遮阴挡雨。夏天的时候,您早早为我们烧好洗澡水,做好晚饭,太阳还未落山,当我拿着凉席去乘凉的时候,总会引来伙伴们羡慕的眼神!记忆里的冬天很冷,可是因为有您,我一点也不害怕。冬天的晚上,您会为我烤被子,屋外寒风呼啸,被子里暖烘烘的。天还未亮,您就赶紧起床,生火为我烤衣服,手一伸进去,就感觉暖暖的!

后来我上初中住校,每个星期回来一次,那时候我已经开始臭美了,特别喜欢穿白球鞋,可是这种鞋洗起来很麻烦,要刷干净后擦上“白粉”,还要用纸包着晒。我不知道穿破了多少双,也不知道洗干净有那么麻烦,我只知道我的鞋子总是洗得那么干净,那么白。您总在悄悄为我准备好这一切,还生怕我不开心。

再后来我去了外地读书,每个月回来一次,每次回家您都会给我准备好吃的,每次返校,您总要走几里山路送我去国道边坐车。每次当我上车后,回头望时,总能看到您站在最高的石头上遥望我远去的方向,山风吹过,您瘦小的身影在我的记忆中定格!有次放寒假,适逢下雪天,我怕您摔跤,不让您去洗衣服,没想到你提了桶热水送到我洗衣服的塘边,让我洗会衣服就暖暖手,然后走到最高的堤坝上站着,您说怕我掉到池塘里,您站得高,万一我掉到塘里,您就可以大声喊人。

我一直不明白,您怎么有那么多的爱,您一生从未和任何人吵架,您去世的那天,全村的人都来送您。您去了那么多年,现在村里还有人念叨您!您给予我无穷的爱,您说想看到我出嫁的那一天,可还没等到我报答您,您就去世了。去世之前,您被病痛折磨得非常痛苦,偶尔清醒的时候,您一句句叮嘱我。我一直都不相信您会离开我,当那个周末我去玩时,您去了,我未能见您最后一面,这是我无法弥补的悔恨!

二十三年来,我总会想起您,在我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候,静谧的夜晚,我会仰望星空,天空中那颗最亮的星星就是您吧,您一定在注视着我,也保佑着我!我一直不敢写任何有关您的文章,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,今年在您离开二十三年之际,我提笔写下此文,怀念天堂的您!我的奶奶!

作者简介:

施丽,来自清溪实验学校的一枚女教师,虽已过不惑之年但仍执拗地认为自己还年轻。平时喜欢“拈花惹草”,向往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田园生活。愿以文会友,共享诗意人生。

为您推荐